您现在的位置:暗黑破坏神3 >> 暗黑3资料 >> 背景故事

武僧(Monk)官方小说《不屈者》(Unyielding)

文章来源:TGBUS 发布时间:2012/4/18 13:51:11 作者:Kapo

暗黑3职业官方小说之武僧篇。武僧(Monk)官方小说《不屈者》(Unyielding)。欢迎广大玩家阅读,收藏。

  暗黑3职业官方小说之武僧篇。武僧(Monk)官方小说《不屈者》(Unyielding)。欢迎广大玩家阅读,收藏。

武僧(Monk)官方小说《不屈者》(Unyielding)

不屈者

第一节

  「当腥风吹起,屈树当折。」

  佐塔怎么都忘却不了阿齐耶临别时的话语。过去几周以来,这些话紧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白天时,他师父的语音不过是一阵呢喃,但当夜幕低垂,这语音的声调变得灼热。

  今晚也是如此……今晚,他知道自己将再一次受到考验。

  风已扬起,呼啸在苟戈拉,彷佛神祇垂死吐出的冰霜气息。寒意刺过他青、绿、白三色的腰带,深噬入骨。多年来,他承担了浮天修院之外的削骨寒风,毫无半点惧意。但这阵风不一样。这风中带着一种急促,就好像森林中的诸神都因恐惧而骚动,在他心中填满了不安。

  佐塔踱步到营地周边,用他的长棍轻敲被苔藓覆满的地面。爬满青苔的老松与白桦环绕在他所扎营的空地旁,其间尚有一株极其年长的老橡树。橡树那壮大、多瘤的枝干延展过整座营地,彷佛自然的庇荫。

  他火堆附近的两人仍在熟睡,紧紧地裹身在破烂的羊毛毯子里。他原本希望能孤身度过一晚,但这两个在日落后不久闯来的难民破坏了他的计画。佐塔非常想拒绝收留他们在他的营地里过夜,但他的师父曾明确禁止他弃绝旅人。

  「热切地欢迎他们,但注意保持警戒,」阿齐耶这样命令着。「谨慎地观察他们。因为若他们曾受混沌之神的污染,他会尽其所能地逃避你的视线。」

  而佐塔遵从了师父的教诲,密切地检验了这两个陌生人。他很快就判断出他们没有受到污染。那瘦削、眼神疲惫的老迈男人是男孩的父亲,而他二十来岁的儿子,是一场卡兹拉蛮族进攻行动的唯一幸存者。这群骯脏的羊头人出其不意地袭击了那座难民聚落,让那里化成只剩一片余烬的坟场。

  这两人来自苟戈拉一块在信仰和文化上与伊夫葛洛有脐带关系的区域,他们逃往北方正是为了寻求这城市的庇荫。尽管他们经历过各种恐怖,这对父子心中却充满着希望。他们相信遇上佐塔就是命运之神对他们伸出仁慈之手的证据。听他们天真地诉说着进入伊夫葛洛后要过上怎样的生活,对他来说简直是一件残忍的事。因为他心底清楚地知道,他们很可能根本就没命进入那座城市。

  当他们准备入睡时,这两人倾尽最后一份粗陋的粮食来换取在佐塔的营地和他共眠。他礼貌性地做出渴望接受的模样,然后才加以拒绝。实际上,他一点都不愿和这两个难民扯上关系。他早已懂得别和他在苟戈拉相遇的人们过于亲近,以免他们成为自己的阻碍。

  「那我们会加倍对诸神的奉献,」那父亲并不恼怒地说,「祂们如此仁慈,将我们引导到您的身边,圣僧。在苟戈拉,万事万物都不能只看表面。」

  「没错,」佐塔很想这样回复。「就连看我也是。」

  那人对森林的形容十分真切。佐塔从小听着关于伊夫葛洛南方的苟戈拉原始森林的故事长大。在那里,就连其中最年轻的树木,在武僧组织建立的时代都已是苍苍古树。这里的人总是教导他,一千零一位代表秩序和混沌的神祇,祂们之间的平衡是永恒不变的。他很想知道那些年长的武僧若亲眼看到森林变成这么一潭阴沉的泥沼时,会有什么话说。

  佐塔继续沿着营地周围绕圈,重复吟咏着一首帮助他开展神识的颂歌,探索周遭树林不为肉眼所及的区域。他感觉到有什么事物正在黑暗中骚动,夜里早些时候,他也曾发现到这个存在。这东西简直像有计划似地,随着时间流逝而一点一点变得强壮,并逐步逼近营地。佐塔的皮肤隐隐刺痛,感应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上百双眼睛的视线,但他对这群观察者的身份却一无所知。更糟的是,森林中隶属秩序阵营的诸神,竟无一来回应他祈求揭穿这存在真面目的祷言。诸神表现得相当冷漠…而无法信任。

  诸神的这种表现已持续好几周,始于一道天火划过伊夫葛洛上空并坠落王国南境之后。这天火所经之处,都有混沌诸神与祂们的恶魔爪牙出现,徘徊在森林中;更有盗匪肆无忌惮地四处掠夺苟戈拉境内各个孤立的小村庄。这彗星被赋予不胜枚举的名字和解释,但始终有个共同点,那就是艰苦的时代即将到来。这抹暗影渗透得最严重之处,莫过于环绕在它四周那片浓密的高山林地。发掘这现象的真正意义并非佐塔的责任。他所属僧院的一位成员,一位他敬畏已久的绝世武僧,已被派去进一步了解关于这天火的资讯。

  随着夜晚更加深沉,佐塔变得越来越心神不宁。潜伏在树林中的不祥势力简直就像在玩弄他一般。他的手指摸索着他雕刻在手杖上的上百道文字和谚语。这些雕纹错综复杂地环绕在他这件武器上,每字每句都帮助他记起一项曾经受过的训练。佐塔复诵着这些文字,希望能获得某种体悟或决心。只是相反地,这让他想起在接受阿齐耶指导时曾犯下的各种错误。

  他无声地念诵这些教条,直到风声倏然而止。

  远方,一道有如干木材在火中爆裂的声音回响在整个苟戈拉,接着一声又是一声。刚开始,这奇怪的噪音少量而模糊,但随即频率和音量都迅速提高,从营地四面传了出来。佐塔睁大眼睛凝视着那片黑暗,此时声音已变成震耳欲聋的枝干撞击和木头碎裂声。他看见空地另一端的整排树木晃动不已,然后猛然爆裂成零碎的木头。这爆裂一波接一波,逐渐逼近他和营地中的两个难民。

  这阵骚动在营地的边缘戛然而止。森林陷入一片死寂。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